您的位置:千赢官网 > 致富经 > 瓯海行政拘系在哪个地方,市直机关超过职权

瓯海行政拘系在哪个地方,市直机关超过职权

2020-01-18 05:32

行政机关超越职权 作出的决定应予撤销 2016年5月虫草采挖期间,多某在玉树藏族自治州治多县立新乡叶青村担保12名外来人员采挖虫草,每人9000元,管理费共计108000元。叶青村村委会多次要求多某缴纳其担保的虫草管理费,但多某拒不缴纳。治多县立新乡政府以维护村民财产权益为由,向公安机关报案。8月26日,治多县公安局对多某作出行政拘留7日,并处300元罚款的行政处罚决定。多某不服,向法院提起诉讼。一审法院以行政处罚决定程序合法、适用法律正确为由,驳回其诉讼请求。多某不服,提起上诉。二审法院认为,治多县公安局作出的行政处罚决定适用法律错误,多某违反的是《治多县虫草采集管理办法》及当地的村规民约,其扰乱的是村社秩序而未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规定,治多县公安局无权对多某作出行政处罚。同时,治多县公安局未向多某告知相关权利义务及救济途径、期限等,亦未在指定期间内将被拘留的情况告知其家属,执法程序违法。治多县公安局作出的行政处罚决定违法,应予撤销。 行政机关在作出行政行为时,应充分保障当事人的权利。然而在司法实践中,一些行政机关在作出行政行为时,不但不告知当事人相关权利义务,程序上也存在诸多问题。就本案而言,治多县公安局作出行政处罚决定时,既不告知多某相关权利义务和救济途径、期限,也未在指定期间内将当事人被拘留的情况告知其家属。同时作出行政处罚决定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第二十三条第一款中扰乱机关、团体、企业、事业单位秩序,致使工作、生产、营业、医疗、教学、科研不能正常进行,尚未造成严重损失应当由公安机关处理的规定错误。本案中,多某没有按照《治多县虫草采集管理办法》及当地的村规民约上缴管理费,不属于公安机关治安管理职权范围,也不属于治安处罚法应予处罚的情形,治多县公安局对多某作出的行政处罚无法律依据,且超越职权。

行政拘留的做出必须符合行政处罚法所规定的程序,当然并不是所有行贿增拘留的做出都是需要执行的,有一些特殊的人群在行政处罚法的规定当中是不需要被执行的,关于瓯海行政拘留在哪里,是怎样的很多人有疑问,接下来让小编来告诉大家有关的法律规定和相关的知识。

一、瓯海行政拘留在哪里,是怎样的?

行政拘留关押在拘留所。

《拘留所条例》第九条规定:拘留所应当凭拘留决定机关的拘留决定文书及时收拘被拘留人。需要异地收拘的,拘留决定机关应当出具相关法律文书和需要异地收拘的书面说明,并经异地拘留所主管公安机关批准。

行政拘留是指法定的行政机关(专指公安机关)依法对违反行政法律规范的人,在短期内限制人身自由的一种行政处罚。行政拘留是最严厉的一种行政处罚,通常适用于严重违反治安管理但不构成犯罪,而警告、罚款处罚不足以惩戒的情况。因此法律对它的设定及实施条件和程序均有严格的规定。行政拘留裁决权属于县级以上公安机关;期限一般为10日以内,较重的不超过15日;行政拘留决定宣告后,在申请复议和行政诉讼期间,被处罚的人及其亲属找到保证人或者按规定交纳保证金的,可申请行政主体暂缓执行行政拘留。行政拘留不同于刑事拘留和司法拘留。

行政拘留具有下列特点:

(1)行政拘留是一种严厉的行政处罚形式,只有县级以上公安机关才享有拘留裁决权,期限限制在1日以上15日以内。

(2)行政拘留不同于刑事拘留。前者是依照行政法律规范对违反治安管理法规的人采取的惩戒措施;后者是依照刑事诉讼法的规定而采取的临时剥夺犯罪嫌疑人的人身自由的刑事强制措施。

(3)行政拘留不同于司法拘留。后者是人民法院依照诉讼法的规定对妨害民事、行政诉讼程序的人所实施的临时剥夺其人身自由的强制措施。

(4)行政拘留不同于行政扣留。行政扣留是行政机关采取的临时限制人身自由的行政强制措施。

(5)行政拘留与拘役不同。拘役是由人民法院对触犯刑法的人判处的一种刑罚。

我国行政拘留制度中存在的问题

(一)忽视了限制人身自由的特殊性

行政拘留限制的是公民的人身自由,而人身自由权四宪法所规定的一种基本权利。但是我国《治安管理处罚法》针对行政拘留并没有什么特殊性,该法将行政拘留与警告、罚款、吊销公安机关发放的许可证等并列,在适用程序等方面亦没有明显的区别。

笔者认为,这样的做法没有体现宪法和法律对公民基本权利的保护。忽视了人身自由权的特殊性。“在世界范围来看,由于人身自由是受宪法保护的基本权利,因此对限制人身自由措施的发动,必须经法院审查,这是各国公认的行政合法性的基本要求。换言之,任何行政机关不能自行决定采取限制公民人身自由的措施。即使在大陆法系的行政处罚法中,也没有人身自由罚。”[4]

立法者可能考虑到我国在社会转型期违法现象比较多,因此设置了这样的处罚种类,但是立法者明显忽视了这种处罚的特殊性,进而忽略了特殊的程序设置,没有在程序上做到更为谨慎,更为严密。

(二)缺乏听证程序

既然行政拘留涉及的是公民基本权利自由权的处分,那么在适用行政拘留的过程中应该尤其谨慎,并且给予公民充分的程序性救济权利,如可以赋予行政相对人要求进行听证的权利。听证也称听取意见,指行政机关在做出影响相对人权利义务决定时,应听取相对人的意见。听证已成为当今世界各法制国家行政程序法的一项共同的、同时也是极其重要的制度。听证制度的发展顺应了现代社会立法、执法的民主化趋势,也体现了政府管理方式的不断进步。听证体现了是国家对公民意见的尊重,是一种符合宪政思想的制度设计。

我国并不是没有听证制度。我国《行政处罚法》第42条对听证程序作出了比较详细的规定,其中第3至第7款规定:听证公开进行;听证由行政机关指定的非本案调查人员主持,当事人认为主持人与本案有直接利害关系的,有权申请回避;举行听证时,调查人员提

出当事人违法的事实、证据和行政处罚建议,当事人进行申辩和质证;听证应当制作笔录。《行政处罚法》规定,行政机关作出责令停产停业、吊销许可证或者执照、较大数额罚款等行政处罚时,当事人有要求举行听证的权利。

可见《行政处罚法》将行政拘留排斥在了可以要求听证的范围之外,而将一些轻微的处罚种类却规定了相对人可以要求听证,存在着本末倒置的现象。《行政处罚法》之后的《治安管理处罚法》也没有将这一缺陷弥补,《治安管理处罚法》第94条规定:公安机关作出治安管理处罚决定前,应当告知违反治安管理行为人作出治安管理处罚的事实、理由及依据,并告知其依法享有的权利。违反治安管理行为人有权陈述和申辩。公安机关必须充分听取其意见,对其所提出的事实、理由和证据,应当进行复核;如其所提出的事实、理由或者证据成立的,公安机关应当采纳。公安机关不得因违反治安管理行为人的陈述、申辩而加重处罚。

从《治安管理处罚法》第94条的规定来看,相对人享有陈述和申辩的权利,但是这并不是听证程序,仍然属于“决定与被决定的‘双方组合’”,[5]难以切实保护相对人的合法权利。

(三)缺乏制约机制

分权与制约,是宪政的精髓。在我国宪政体制中,虽然也强调分权与制约,但是有的国家机关享有的权力过大,其他国家机关也不能对其进行有效的制约。在公检法组成的政法系统中,显然公安机关的权限是最大的,法院、检察院对其形成的制约相当有限。这一点在行政拘留中也有所反映。

我国立法将行政拘留的决定权完全赋予了公安机关,尤其自行决定是否给予行政剧烈的处罚。当然,检察院和法院并不是完全没有参与其中,而是间接地参与其中。相对人在接受了行政拘留后可以向检察机关针对公安机关及其人员的违法失职行为提起控告,也可以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但是不难看出,这种方式均属于时候监督的方式,而不是事前监督的方式。在行政拘留决定作出之前,法院和检察院并不能参与其中,其一些流程均由公安机关独自完成。

这一制度设计带来的问题是公安机关在行政拘留决定权方面的权限过大,无法得到有效的制约,自由度过大。当然立法者并没有考虑到这个问题,立法者认为公安机关能够恰当、审慎地形式自己的权利,依靠公安系统的内部监督就能秉公执法。笔者认为,这样的做法是不完善的,甚至和宪政原则是相背反的。

笔者认为,之所以立法者没有赋予法院或者检察院事前监督的权力,可能是因为立法者认为治安违法现象非常多,如果每一起和行政拘留有关的案件均要求法院或者检察院逐一审查、批准,必将损害公安机关的行政效力,因此就直接保留事后监督的权力,而不再赋予检察院和法院事前监督的权力。笔者认为,这样的做法是有待商榷的。法的价值有很多种,如公平、自由、效率等等,法的不同价值难免会发生一些冲突,立法者应该对此加以平衡,而不能过度肯定法的某一价值,而否定了法的其他价值。公安机关的行政效率固然重要,但是其适用法律是否正确,惩罚手段是否适当,处理结果是否公平,也都是必须被考虑的因素。

(四)救济途径不完善

由于《治安管理处罚法》将行政拘留与警告、罚款等处罚形式并列,没有规定公民在行政拘留期间应该如何救济权利。因为公安机关单方面作出的拘留决定不一定正确,可能存在重大的错误,即使没有错误,相对人也有权要求复议或者提起行政诉讼。但是现行法律对这些问题的规定并不明确,导致了救济途径被堵塞。被行政拘留的公民只能等行政拘留结束以后,即恢复人身自由之后才能提起行政诉讼。

综上所述,关于瓯海行政拘留在哪里,是怎样的小编已经为大家解答了,如果对行政拘留的决定有疑问的话可以咨询当地的有关部门,当然也可以根据星河智能处罚决定书当中规定的期限之内到行政诉讼法当中规定的部门去申请行政诉讼,当然一般也可以申请行政诉讼。

延伸阅读:

行政诉讼法修改了哪些内容?

行政处罚法实施细则包括哪些

行政处罚中当事人陈述和申辩时限是如何规定的

本文由千赢官网发布于致富经,转载请注明出处:瓯海行政拘系在哪个地方,市直机关超过职权

关键词: 千赢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