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千赢官网 > 农业节目 > 或引众品牌跟风,发改委揭奶企操纵价格

或引众品牌跟风,发改委揭奶企操纵价格

2019-06-14 02:16

知名奶粉品牌惠氏日前推出的“新配方产品”,将此前降价承诺中的“文字游戏”曝光在消费者眼前。 在发改委婴幼儿奶粉反垄断调查中,惠氏等9个奶粉品牌7月上旬先后宣布降价,其中惠氏宣布对“市场上现有的”金装四维营养配方主要产品进行降价,平均降幅11%,同时新配方产品惠氏金装S-26智学因子撤销此前上涨4%的决定。 当时外界叫好声不绝,发改委亦表示,对惠氏等做出的降价等措施给予肯定。 然而,《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从北京丽家宝贝、家乐福等店面了解到,新配方“S-26智学因子”的价格与反垄断调查前的旧配方产品价格一致。还有消费者向记者表示,新配方产品是店员推荐的首选,只有在她问及降价一事时,店员才拿来降过价的旧配方产品,而且新旧配方奶粉包装很相似。 雀巢惠氏公关总监曹敬衡向记者表示,新配方产品原本计划在原来价格的基础上涨价,不过受反垄断影响,惠氏取消了涨价计划。新配方成本及研发成本较旧配方高,无法在原有价格的基础上继续下调,因此维持金装奶粉下调前价格。曹敬衡认为,惠氏新配方奶粉也是“降价推出”的。 不过,在奶业专家宋亮看来,惠氏的这番举动是在“变相涨价”。他担心其他因反垄断调查而“降价”的进口奶粉品牌可能会跟风惠氏,借推出“新配方”,陆续回调产品价格。专家认为,在垄断地位未打破时,进口奶粉对市场的控制充满自信,所以才敢这样做,“那么此次反垄断的效果根本达不到”。 惠氏借“新配方”价格悄然回升 记者日前在北京部分母婴店及商超对奶粉降价情况进行了回访。 丽家宝贝宣武门富卓店店员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介绍,惠氏金装新配方二段奶粉价为223元/桶;三段价格为198元/桶;四段为175元/桶;在家乐福大钟寺店,惠氏金装新配方三段和四段奶粉价格与丽家宝贝价格相同。 而在这两家店中,旧配方奶粉仍沿用之前下调的价格:二段、三段、四段奶粉价格依次为198元/桶、158元/桶、165元/桶。 在丽家宝贝店中,店员多推销的是金装新配方产品。消费者黄女士在接受记者采访时透露,在店中买惠氏金装奶粉时,店员首先拿来的是新包装的。黄女士发现产品价格回升,询问店员后,店员才拿来旧包装产品。 黄女士还向记者表示,旧包装和新包装的样子相似,没有太大变化。 曹敬衡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由于此次新产品对配方作了改变,添加了营养物质,配方成本和研发成本均有上升,所以价格会比旧配方价格高。 曹敬衡还透露,原定计划中,新配方产品的价格将在下调价前价格的基础上继续上涨4%。但受到反垄断调查的影响,新配方产品不打算涨价,而是按照下调前的原价销售。 此外,曹敬衡表示,惠氏金装的旧配方产品和新配方产品在近两年会将并列销售,不会将旧配方产品下架。而且,新品一年内不涨价。但2015年以后是否会继续销售旧配方奶粉,曹敬衡表示不清楚。 反垄断“降价”品牌或有反弹 奶业专家王丁棉并不认同惠氏借新配方的理由涨价。他认为,婴幼儿奶粉基本的配方、营养做法工艺都不变,即便是改配方,成本上升也不大。 “新配方新包装是奶粉企业涨价的惯用噱头。”王丁棉总结说。 “这算是变相涨价,反垄断调查还没结束呢,企业就这么做,确实有些不妥。这是玩‘文字游戏’”,奶业专家宋亮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认为,惠氏此次新配方产品名义上没涨价,但实际上有欺瞒政府和消费者的嫌疑。他认为,新配方中胆碱、DHA用量增加对奶粉的成本是有影响,但不至于让价格出现4%幅度的调整。 “惠氏的市场份额比较稳定,相对来讲销量也不会有特别大的变化,新配方奶粉虽然没有进行涨价,但是也没有进行降价,这在一定程度上也成为其应对发改委调查影响、保利润的一种方式。”宋亮告诉记者。 宋亮更担心的是,其他品牌会集体跟风。 据中国食品土畜进出口商会提供的数据显示,进口奶粉的市场占有率已从2008年前的30%左右,跃升到现如今的60%以上。宋亮表示,在此次对婴幼儿奶粉市场整顿的过程中,会有大量中小进口奶粉企业退出市场。在国内乳业“双提”尚未显现实质性成效之际,宋亮认为,空出来的市场份额将有很大可能被大型进口奶粉企业收入囊中。这也是进口奶粉龙头对中国市场控制的自信所在。 “如果都这么做了,那么反垄断的效果根本就没达到”。王丁棉表示,3到5年内,进口品牌垄断地位难动摇,预计会有其他品牌和企业用相似的借口涨价。(每经记者郭梦仪王霞发自北京、上海)

发展改革委揭露涉案奶企操纵价格不法行为称已掌握部分奶企违法证据 在中国奶粉售价全球最高的质疑声中,奶粉业的反垄断调查正悄然展开。合生元、美赞臣、多美滋、惠氏、雀巢等多家“洋奶粉”相继证实,正在接受国家发改委的反垄断调查,调查发现这些企业在我国市场上销售的奶粉价格偏高。 在盛传将有“第二波”的反垄断调查下,贝因美昨晚罕有公布会对主要品类婴儿配方奶粉标准出厂价价格进行下调,以积极配合国家九部委有关奶粉行业整治的政策措施。业内分析认为,发改委调查要挤掉国内市场虚高的奶粉价格泡沫,但记者采访了解到,造成中国奶粉高价的原因是多方面的。 市面: 同一品牌奶粉售价相差35元 昨日,记者走访了广州多家超市和母婴店,发现奶粉终端价格基本没被控制成“统一价”,不同渠道有4元至35元不等的差价。 在百佳超市,雅培金装小安素奶粉为230元每罐,而某母婴店内的标价为226元,两者价差4元,而惠氏S-26金装膳儿加在超市内标价206元,在母婴店内售价202元,会员价为189元。国产奶粉方面,伊利金装婴儿1段奶粉标价为178元,而母婴店的标价为143元,价差35元。 记者发现,自2008年来“洋奶粉”不断以升级配方和“成本压力”为由涨价,每罐奶粉的价格由100多元向200元甚至是400元发展。仅在2011年,涨价的名单就包括美素佳儿、雅培、雀巢、惠氏、惠氏启赋,美赞臣也在去年提价。这让中国奶粉“荣膺”全球最贵称号。本报记者曾报道(2012年5月6日见报),市面部分“洋奶粉”价格是其原产地4倍,甚至在东南亚或者韩国等国家,这些产品的价格都仅仅只为内地市场的一半。与此同时,国产奶粉也在跟涨,例如伊利金装婴儿1段奶粉也达到178元、金领冠为229元。 专家: 反垄断调查欲挤掉价格泡沫 昨日,乳业分析师宋亮告诉记者,这次发改委的反垄断调查整顿应该是贯彻国务院5月31日“严管”奶粉的精神。目前,国内“洋奶粉”价格整体虚高、存在泡沫,一方面需要政府鼓励合规、合法的进口奶粉进入中国市场,保证市场供应,另一方面要对虚高的奶粉价格进行挤泡沫。 宋亮说,婴幼儿奶粉是特殊群体的必需品,需求价格弹性低。价格上涨所获得的收益远高于通过降价促销。由于消费者一边倒地相信进口,“洋奶粉”在市场份额有保证的基础上可保证涨价获得更大收益。 宋亮进一步表示,国产奶粉实际上也有涨价,一方面更多的国产企业进口奶粉作为原料,以迎合消费者的偏好,另一方面也是希望通过走高端重新进入一二线市场。“但是实际情况不是很理想。”

消费者普遍关心,调查能让中国市场奶粉价格下降吗?业内对此只表示谨慎乐观。宋亮相信,奶粉企业未来涨价行为会被进一步遏制。“但是要遵循市场规律,导致价格上涨的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供不应求,所以通过此轮整顿,政府希望企业通过加大生产,进而保证市场供应。”宋亮说。 资深乳业专家王丁棉说,贝因美宣布率先下调奶粉价格,估计这多少和奶粉业反垄断有关系,由于盛传调查会有“第二波”,不排除奶粉企业主动降价以“划清界限”。 分析: 奶粉产业链失控还是遭盘剥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对中国奶粉全球最贵的原因,业内一直有不同的见解。有意见认为,我国的产业链被进口奶粉“高度控制”。根据海关统计,今年前3个月中国进口奶粉24万吨,增加了23.7%。在进口的奶粉中,新西兰是我国进口奶粉的最大来源国,占所有进口奶粉的95%。 从终端品牌上看,市场调研公司AC尼尔森的统计显示,去年中国市场奶粉的销售额约385亿元,其中美赞臣、多美滋、惠氏和雅培这四大“洋品牌”就占了42.7%。 一位不愿具名的乳业分析师对记者表示,“洋奶粉”通过相互涨价来推动整个市场价格上涨。“他们之间达成了某种默契,一家先涨,其他跟上,下一轮另一家先涨,其他跟上。” 不过,一些业内人士认为中国奶粉全球最高还有别的原因。亨氏大中华区总裁司马瀚分析说,三聚氰氨事件后,中国消费者已经形成价格越高、质量越有保证的观念。 一家欧洲大型奶粉的中国总代理告诉记者,在欧洲,奶粉出厂价上加上15%~25%的成本就能到门店,但是在国内,奶粉总代理要拿去10%的利润,经销商要拿去20%~30%的利润,卖场也要拿去20%的利润或更多。 去年中国市场奶粉的销售额约385亿元,其中美赞臣、多美滋、惠氏和雅培这四大“洋品牌”就占了42.7%。 “洋奶粉”回应反垄断调查 美赞臣:不便做任何评论 昨日,美赞臣在声明中表示,国家发改委近日就其产品价格进行了解调查。“鉴于工作尚在进行中,我们目前不便做任何评论。” 多美滋:正在接受调查 多美滋给本报记者的回复指出,正在接受发改委的调查,目前调查仍在进行中,将积极配合。 雀巢、惠氏:会公布后续进展 雀巢、惠氏表示,在积极配合调查,后续进展会向外公布。 若确认违反《反垄断法》 奶企可能面临巨额罚单 据新华社电 近日,相关媒体称,包括雀巢、惠氏等奶粉企业因涉嫌操纵价格被发改委约谈和调查,面临反垄断调查。 发展改革委价格监督和反垄断局有关人士证实,已掌握部分企业违法证据。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2日披露被查奶粉企业操纵、抬高奶粉价格的不法行为。 据发展改革委价格监督和反垄断局介绍,为维持市场高价,有的涉案奶粉企业对不遵守其规定价格销售奶粉的经销商,直接进行罚款;有的公司对不遵守其规定价格销售的经销商和零售商给予扣除返利、停止供货等处罚;有的涉案公司告知员工他们的价格控制行为违反《反垄断法》,要谨慎操作,不要书面沟通,避免留下文字证据。但在经营活动中,仍通过电子邮件、电话、口头等方式实施价格控制。“属于知法犯法,明知故犯”。 发展改革委反垄断专家认为,这些涉案公司的上述做法排除、限制了奶企的价格竞争,抬高了奶粉的价格;削弱了品牌产品间的竞争,严重损害了消费者的利益,破坏了公平有序的市场竞争秩序。 据反垄断法专家介绍,如果被反垄断部门确认违反《反垄断法》,违法企业可能面临巨额罚款。罚款额可达这些企业年销售额的1%到10%。

本文由千赢官网发布于农业节目,转载请注明出处:或引众品牌跟风,发改委揭奶企操纵价格

关键词: 千赢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