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千赢官网 > 农科技术 > 千里兴安岭,莱茵河鲁山防火暗访类别广播发表

千里兴安岭,莱茵河鲁山防火暗访类别广播发表

2019-06-13 05:19

——高火险区森林防火督察见闻·内蒙古大兴安岭篇

  中国绿色时报5月20日报道(记者:商晓东)  4月25日,内蒙古重点国有林区和地方林业高火险区森林防火工作组出发,对内蒙古大兴安岭林管局所属的绰源、绰尔、阿尔山、得耳布尔、莫尔道嘎林业局,呼伦贝尔市所属的乌奴尔、柴河、红花尔基林业局和扎兰屯市、额尔古纳市,兴安盟所属的白狼林业局、阿尔山市等地区、单位的森林防火情况进行了明察暗访。
  乌努尔林业局玉镇山林场是工作组检查的首个林场。在第五十号森林防火检查站,工作组发现栏杆横放在检查站旁的草丛里。检查员说,乌努尔—塔尔气路段正在修路,经常有重型车辆通过。栏杆扬起的角度不够,总是被撞坏,干脆卸了下来,等公路修好后再安装。工作组组长、国家林业局驻内蒙古专员办处长夏宗林询问此前全国森林防火工作紧急电视电话会议的贯彻落实情况时,林场场长田洪介绍说,玉镇山林场地处偏远,没有电,甚至连手机信号都没有,消息闭塞,他不知道电话会议的内容。
  在绰源林业局六道桥检查站,检查员赵立、张立光一丝不苟检查了证件、防火帽后,方才抬杆放行。这个局的清水河管护站是通往苏格河林场和青岭林场的主要路口,来往人员和车辆较多,管护员段平和王成珍从凌晨4时到24时,时刻警惕着。25日23时,记者驱车来此,立即被段平拦下。登记时,管护站桌上的电话响了。原来,这是局防火办在例行查岗。段平说,每年的这个时期,半夜“机叫”是常事。
  柴河林业局路网密度仅为每公顷0.7米左右。针对这个不利条件,林业局对重点部位死看死守,向兴安18公里、果洛16公里、红花尔基自然保护区河西平台村派驻40人,靠前布防,建立起“五局十二场”的联防体系,并对重点人员逐一落实监管责任或集中收留监护。但是,防火经费投入不足,用于运送扑火队员和装备的运输车辆又少又旧,防扑火设施设备通讯系统老化,管护站、检查站房屋破损严重。这些现实情况时常让局长刘世勋感到无奈。他建议,国家财政预算应专门开列防火经费,统筹规划,保持防火基础设施、设备有稳定的投入渠道。
  阿尔山林业局企业剥离社会职能和辅业改制后,职工人数明显减少。根据实战需要,他们对《扑火预备方案》重新进行了修订和完善,共落实扑火队员860人。局长曹启武说:“阿尔山林业局地处边陲,境外火是最大威胁。”去年9月15日前,他们完成了国境机耕防火隔离带的全部开设任务。今年4月16日—23日,以机耕防火线和边境巡逻路为依托进行了全线跟雪点烧;4月25日,组织警民5个单位在边境线附近进行了军民计划烧除比赛,筑起了今年春季抵御境外火的黑色防线。
  红花尔基林业局的大街小巷,数百面防火宣传刀旗、横幅格外醒目。红花尔基林业局党委书记密希刚介绍说,全局1471名在职职工都佩戴了红袖标,时刻发挥督导、警醒作用。他们还购置了14辆越野自行车,提供给7个林场,并配上录制好的防火宣传自动播放喇叭,专门安排林场女职工在每天9时—16时骑车进入村屯、社区,同时向游牧点的牧民发放蒙汉双语宣传单。
  额尔古纳市改站卡检查为路上巡查。自兴林场内空无一人,检查站栏杆高抬,快扑队员都在家属区义务劳动。工作组组长夏宗林要求快扑队员集结,王凤恩掏出对讲机开始下令。记者看着表,从下令开始,就有队员从距林场400米外的家属区飞奔而来。8分钟后,30名快扑队员全部到位,做好了出发的准备。
  “莫尔道嘎林业局在防火期内,严格执行野外用火审批、入山检查、巡护、火情报告等各项规章制度。”分管防火的莫尔道嘎林业局副局长周荣华介绍说,他们坚持对重点林场、风景区、森林旅游区、自然保护区和人员活动密集地方加强巡查,不留死角,对瞭望塔、检查站充实力量,不留盲区。同时,对局址周边、风景旅游区、火灾、雷击多发区等重点部位、“清明”、“五一”等重要火灾高发时段,投入重兵,加强巡查,严加防范。为确保旅游景区防火安全,白鹿岛度假村还建立了一支快速反应小分队,保证出现突发事件就近快速解决。进入旅游季节后,旅游公司还要指派专、兼职人员在各旅游景区流动巡逻,杜绝景区吸烟弄火的现象发生,打造生态优美的无烟景区。

——黑龙江大兴安岭防火暗访系列报道之二

    中国绿色时报5月15日报道 森林防火是大兴安岭的第一件大事、第一位任务、第一项职责。春季防火,干燥少雨,基本没有雷击火的形成条件。有人就有火源,防火就是防人。防野外作业用火的人,防外来人,防痴、呆、傻等特殊人群。用林区的宣传语就是:万人防火不算多,一人疏忽惹大祸。
  ■防火、防人、防火源
  禁止带火进山。林区公路没有那么多弯弯绕绕,公路只有一条,进山也只有几个固定的地点。
  三步一卡、五步一哨设立着检查站、管护站、巡护员。进山要到当地防火办开证明,要带防火罩,没收打火机、火柴等火源,登记车号、姓名、过往人数、事由、时间。
  有的林场干脆给栏杆上锁,栏杆被锁死,检查站没有钥匙,只有林场场长持有。这就叫“一把锁”制度,浑水摸鱼的想都别想。
  金山林场巡护员张玉华早上8时准时站在自己巡护的地段上,山上风大,围巾、眼镜、帽子她一样不少捂了个严实。
  记者问:有人要从你巡护的地段上山怎么办?
  “不可能让他上山,让他上去,我就下岗了。”张玉华有点激动,“如果在我巡护的路段发生火灾了,没啥说的,我就得负责任。”
  在塔河林业局秀峰管护站地段,巡护员董丹不停地记下过往车号。在她的笔记本上记录了从3月15日起在该路段行驶过的车牌号码,标注着时间、方向,平均每天登记200余辆。
  各个县(区)、林场还根据本地情况,对痴、呆、傻等智障人员安排一对一甚至二对一的看护。
  ■上班、在岗、无假日
  如果找个扑火专业队员问今天星期几,八成答不上来。在他们的概念里,防火期内星期几都一样,全天候备战。
  5月1日,晚9时50分,呼玛县森林防火指挥部,带班副县长、防火办主任等相关值班人员全部在岗。
  5月2日晚7时半,盘古镇林场一个靠近公路的家庭式管护站,屋里闪着微弱的烛光。管护站地处山腰,离县(区)远,没有供电,水和粮食靠外面的人定期送。夫妇俩笑说,在管护站的生活“吃水像吃菜,吃菜像吃油”。
  5月3日,晚饭时间,在阿木尔林业局防火指挥部,带班领导、相关值班人员全部在岗。其中,有一位带班领导连晚饭都是在值班室吃的,虽然他家距指挥部不到300米。
  5月4日下午5时,松岭林业局防火指挥部,“48正常,能见度10公里,阴天……”这是25个瞭望塔通过对讲机汇报所在地的能见度和天气情况,25个塔的瞭望人员全部在岗。
  全国人民都休息,防火没有节假日。
  ■责任、荣耀、备战中
  5月1日午饭时间刚过,新林区森林防火指挥部,专业扑火队正在操场上集中训练。风力灭火机的演习中,专业扑火队员们操作熟练,呜呜作响的机器带着浓重的汽油味卷起一阵尘土。
  统一食宿,每天训练,实战演习。四十几天不洗澡,防火期间几个月不能回家,对于这些专业扑火队员来说,是习以为常了。
  在呼中,林业局防火指挥部在当地算得上是标志性建筑,扑火队员吃住的条件还算优越,防火机具、设备先进齐全。数百件防火作战工具,数十辆运兵车,充足的补给物资,队伍在几分钟内就可以迅速集结,奔向火场。
  一位扑火队员告诉记者,这里春季早晚温差大,中午20多度,晚上气温零下就得穿上军大衣。每个地方扑火队都自备3天的给养,饿了就嚼方便面。
  红色的防火服,在林区是让人羡慕的装束。大家把这个职业当作一种荣耀,他们就像是扑火国家队,有守护国家财产、人民安全的责任。
  离开黑龙江大兴安岭的这天是5月6日,自1987年以来,“5·6”就成了大兴安岭的防火祭日。今年的5月6日是个阴雨天,降低了火险等级,林区从干部到群众都能喘口气。但是痛定思痛,紧绷的防火弦不能松,用林区人常说的话就是:人努力,天帮忙。

本文由千赢官网发布于农科技术,转载请注明出处:千里兴安岭,莱茵河鲁山防火暗访类别广播发表

关键词: 千赢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