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千赢官网 > 嫁接交流 > 全国海洋经济试点调查启动,谋划海洋经济科学

全国海洋经济试点调查启动,谋划海洋经济科学

2019-06-28 11:25

,国家海洋局在京召开全国海洋经济试点调查启动会,国家海洋局副局长王宏出席会议并作重要讲话,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地区经济司、国家统计局设计管理司、国土资源部调控和监测司有关领导应邀出席了会议。来自山东、浙江、江苏、上海、广东等试点地区的海洋行政主管部门、统计部门有关领导,国家海洋局局属有关单位、机关有关部门的代表共100余人参加了启动会。

全国海洋经济发展试点工作已正式启动,我国经济开始由重内陆向陆海并重甚至向重海洋延伸。分别位于黄渤海、东海、南海地区的山东、浙江、广东3省成为试点地区,率先领跑海洋经济发展。近日,国家海洋局副局长王宏接受本报记者专访,全面介绍了此次试点工作要着重解决的问题,并对如何处理好试点工作中面临的问题提出了建议。

王宏副局长说,近年来我国海洋经济取得了长足的发展,对国民经济的贡献率不断提高,逐渐成为国民经济新的增长点。为摸清我国海洋经济“家底”,科学规划海洋经济发展,根据2008年国务院在《国家海洋事业发展规划纲要》批复文件中的要求,给国家海洋经济监测与评估系统的业务化运行提供基线信息,拟开展全国海洋经济调查。同时,为配合推进国务院批准的在山东、浙江、广东开展全国海洋经济发展试点的工作,在充分考虑各沿海地区海洋经济管理现状、海洋经济发展条件以及海洋统计和海洋经济核算能力等方面情况的基础上,国家海洋局决定在山东、浙江、江苏、上海、广东等典型地区开展全国海洋经济试点调查。

记者:国家海洋局承担着海洋经济运行监测评估的职能,能否请您全面介绍一下我国海洋经济发展的基本情况?

王宏副局长强调,海洋经济试点调查工作责任大、任务重,希望参与海洋经济试点调查的工作人员能够发扬艰苦奋斗的优良传统,高质量、高效率地完成海洋经济试点调查工作,向国家交出一份满意的答卷。

王宏:非常感谢你对海洋经济工作的关注。众所周知,我国是陆海兼备的发展中大国,不仅有960万平方公里的陆域国土,而且有近300万平方公里的管辖海域。大陆海岸线18000多公里,面积大于500平方米的岛屿有6500多个,海洋资源丰富,开发潜力巨大。而这仅仅是我国海洋资源现状的“冰山一角”。多年来,党中央、国务院一直高度关注海洋经济的发展,并作出了一系列重大决策和部署。党的十六大、十七大先后提出了“实施海洋开发”和“发展海洋产业”的要求。2003年,国务院印发了我国首部《全国海洋经济发展规划纲要》。2006年发布的《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一个五年规划纲要》设立专章部署海洋工作。特别是在2006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胡锦涛总书记又进一步明确指出:“在做好陆地规划的同时,要增强海洋意识,做好海洋规划,完善体制机制,加强各项基础工作,从政策和资金上扶持海洋经济发展。”这一系列重大部署与决策为我国海洋经济的发展指出了方向,提供了前所未有的良好机遇和强大动力。

会上,国家海洋局政策法规和规划司司长王殿昌介绍了全国海洋经济试点调查工作方案,国家海洋信息中心副主任何广顺和海洋经济部主任王晓惠介绍了全国海洋经济试点调查技术方案和《全国海洋经济调查制度》。

随着海洋经济战略地位的不断提升,海洋经济管理工作也逐步纳入了政府职能部门的工作日程,并逐步成为国家宏观调控的组成部分。另外,随着国民经济的不断发展和国民经济门类的不断增加,海洋经济的内涵和外延也在不断丰富和拓展。

据悉,此次试点调查工作将于2011年3月底结束,通过对试点调查数据进行审核、汇总,并从技术和工作两个层面进行深入分析和总分解,将最终形成海洋经济试点调查数据、海洋经济试点调查分报告和总报告。

目前,我国海洋经济在国民经济中的地位日益提高。2009年,我国海洋生产总值达到31964亿元,占国内生产总值的9.53%,创造就业岗位达3200多万个,海洋经济已经成为国民经济新的增长点;海洋产业结构发生了积极的变化,由1997年的第一产业占主要海洋产业的半壁江山,调整为2009年的6∶47∶47,初步呈现出“三二一”的格局。通过科技创新,海洋新兴产业迅速崛起,传统海洋产业的升级改造力度也在不断加大,部分海洋产业的国际竞争力进一步增强;沿海经济区域布局基本形成。随着国家东部率先发展战略和区域发展战略的深入实施,区域海洋经济发展规模不断扩大,以环渤海、长江三角洲和珠江三角洲地区为代表的区域海洋经济发展迅速,沿海地区“3 N”的经济区发展布局的形成,为我国海洋经济快速发展创造了基本条件,为实现东部率先发展战略目标奠定了牢固的基础。

记者:在当前海洋经济所处的这样一个发展阶段上,国家选择山东、浙江、广东作为全国海洋经济发展的试点地区,请问此次试点工作目标是什么?在试点过程中要重点解决哪些方面的问题?

王宏:这次试点工作的目标是,针对目前我国海洋经济发展的突出问题,研究出台促进海洋经济发展的政策措施,指导沿海地区整合各类资源要素、优化海洋产业结构和布局、提升海洋科技支撑能力、培育战略性海洋新兴产业和海洋现代服务业、创新海洋经济管理模式,促进全国海洋经济又好又快发展。

为此,在试点过程中,需要着力解决以下几个方面的问题:

第一,临海工业和海洋生态环境协调发展的问题。随着沿海地区区域发展规划的陆续实施,新一轮的沿海投资和建设热潮异常迅猛,同时也带来了资源和环境的双重压力。

目前,我国重化工项目向滨海集聚的趋势明显加快,临海工业和海洋生态环境协调发展的矛盾日益尖锐。探索转变海洋经济发展方式,科学开发利用海洋资源,有效保护海洋生态环境,已经成为当前和未来临海工业发展建设中必须要考虑的重大问题。同时,要重视重大工程的海洋灾害风险评估,提升海洋灾害预报预警水平,加强海洋灾害防范基础设施能力建设。这些问题都需要在试点工作中深入研究,拿出对策。

第二,海洋经济发展中的科技创新与支撑问题。我国海洋经济发展之所以仍以粗放型增长方式为主,战略性海洋新兴产业尚未形成规模,一个重要原因就在于海洋科技创新能力较弱,海洋科技成果转化水平偏低。

据统计,目前我国的海洋科技成果转化率尚不足20%,海洋科技对海洋经济的贡献率仅有30%左右,支撑海洋产业发展的能力远不能满足需要。我国海洋科学和技术装备也同样处于劣势,在关键领域缺乏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核心技术,我国主要海洋仪器设备依赖进口的局面始终没有得到根本性改变;海洋领域的领军人才、拔尖人才十分匮乏,尤其在关键领域、前沿领域,海洋高端人才严重不足,科学研究水平亟待提高。因此,在试点工作中必须加强对海洋科技创新的体制机制和政策扶持问题的研究。抓不好这关键一环,就不可能有效发挥技术创新和科学引领的作用,提高海洋科技的贡献率和成果转化能力也就必然成为一句空话。

第三,海洋经济优化升级和结构调整的问题。我国海洋经济正处于经济总量快速增长和产业结构转型的关键时期,同时也是各类矛盾的集中突发期。存在的突出问题首先是海洋产业结构趋同,开发规模过大。在环渤海地区,河北唐山曹妃甸将建设以钢铁、石化为主的新工业区,黄骅港将建设大型石化基地,辽宁营口鲅鱼圈将建设新的钢铁基地,盘锦将建设大型石油化工基地,天津的滨海化工区、临港产业区也将加快石化、钢铁基地建设,对于这种区域性产业结构同构的趋势应当给予高度关注;二是海洋产业结构低质化明显,开发布局不合理。受科技成果转化滞后的影响,我国海洋产业的技术含量依然不高。2009年,海洋生物医药、海水利用、海洋电力三个高技术海洋产业增加值占海洋生产总值比重不足0.3%。因此,试点工作中要积极推进战略性海洋新兴产业的发展,提高科学技术贡献率,提高海洋产业的核心竞争力,实现海洋经济发展方式的根本转变;三是海洋资源局部开发过度与总体开发不足的矛盾突出。以油气资源开发为例,2009年,我国海洋原油产量为3400多万吨,绝大部分来自近海海域,而远海海域基本上还处于潜在开发状态,特别是油气资源丰富的南海海域,基本没有涉足。因此,在试点工作中,既要探索加快海洋产业结构优化和重组问题,又要探索调整沿海区域经济布局问题,更要探索开发过度与开发不足的失衡问题,促进海洋资源环境可持续发展。

第四,海洋经济发展的政策措施问题。目前我们对海洋经济运行状况与运行规律尚缺乏全面系统的掌握与深入细致的分析,海洋经济运行情况的实时监控和评估能力也不能满足海洋经济管理的需要,从而导致国家缺乏对海洋经济进行宏观调控的有力抓手和准确切入点。在国家制定财政政策、货币政策、税收政策等宏观调控措施时还没有把海洋经济作为相对独立的领域加以研究。在资本市场、期货市场和价格形成机制等方面,海洋产业的优势、作用和影响力还没有充分体现出来。

我国海洋经济管理工作仍任重道远,要通过试点摸清三省的海洋经济家底,找准问题,要率先开展海洋经济运行监测和评估的试点工作,把握规律,提出促进海洋经济健康发展的政策措施。

第五,海洋经济发展的体制机制问题。海洋经济发展中的诸多问题,固然有自然、历史等因素的影响,但根本原因在于协调体制与机制的不健全。目前海洋经济发展中主要存在区域协调机制不健全和市场机制不健全两大问题。这就需要在促进海洋经济区域协调发展方面,加快体制机制的创新步伐,包括加强沿海区域规划的编制与实施,完善区域协调发展的政策体系,建立海洋资源合理利用和海洋生态环境补偿机制,健全区域协调互动机制,以及推进区域协调发展的法律制度建设等。

记者:刚才您谈了在试点过程中要着重解决的问题,这些问题涉及方方面面的关系,在试点中该如何处理好这些关系呢?

王宏:首先,要处理好区域发展规划与国家发展战略的关系。在试点工作中,务必做好与国家已实施的诸如《全国海洋经济发展规划纲要》《国家海洋事业发展规划纲要》《全国海洋功能区划》和十大产业振兴规划,以及即将出台的全国主体功能区规划、全国海洋主体功能区规划、行业发展规划等战略规划的衔接,试点地区要主动与相关主管部门沟通,听取意见。同时,还要做好与相邻区域发展规划之间的衔接,处理好与之在功能定位、产业布局、协调发展等方面的关系,具体来说,山东省要注意与辽宁五点一线、天津滨海新区、河北曹妃甸、黄河三角洲高效生态经济区规划等的关系;浙江省要注意与长江三角洲、江苏沿海经济带、上海航运和金融两大中心的关系;广东省要注意与珠江三角洲、横琴总体发展的关系。另外,还要处理好省内协调发展、产业结构调整与布局优化、海洋生态环境保护和防灾减灾的关系。通过三省示范区建设,总结经验,摸索规律,实现“点面结合,以点带面,以面助点”,为深入推进全国海洋经济发展,种好“试验田”,当好排头兵。

第二,要处理好近期建设和长远发展的关系。海洋经济试点工作要注意统筹兼顾近期建设任务和长远发展布局。既要着力研究解决当前海洋经济发展面临的突出问题,更要制定好解决这些问题的对策措施,科学谋划海洋经济试点的总体规划和工作安排,避免重眼前、轻长远的发展问题。同时要从体制机制、运行体系上建立国家层面的长效机制,设立常设性机构,保障资金、项目及人员的配备,统筹海洋经济发展。

第三,要处理好政府和市场的关系。试点工作要处理好市场和政府两者的定位和关系问题。国家和三省政府应注重发挥市场配置资源的基础性作用。通过加强经济宏观调控和指导,制定区域规划、产业政策和加大基础设施建设及公共服务能力,来建立健全市场机制,促进各种资源要素的优化配置与合理流动,保障市场健康运行秩序,促进现代化海洋产业体系的发展壮大。

第四,要处理好普适性和特殊性的关系。试点三省各具优势和特色,要注重突出本地特色优势,区分试点三省在此次试点地区建设规划中的不同功能定位、不同发展时序和不同的重点发展领域,形成错位发展、互相验证、互为补充的发展模式,增强试点的多元化示范效应。同时,又要着眼于解决海洋经济发展面临的共性问题,以推广全国。

记者:围绕全国海洋经济发展试点工作,下一步国家海洋行政主管部门将有哪些工作部署?

王宏:海洋经济发展试点工作,是谋划我国海洋经济科学发展的一次重要实践,也是我国海洋经济发展史上具有标志意义的里程碑。作为国家海洋行政主管部门,担负着国务院赋予的承担海洋经济运行监测、评估及信息发布的责任,并会同有关部门提出优化海洋经济结构、调整产业布局的建议的责任。

在下一步试点工作中,我们将积极配合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和“三省”地方政府等有关部门,围绕摸底调查、动态监测、优化规划、上报审批、制定政策等方面开展工作。具体包括:一是积极争取国家统计局的大力支持,确保海洋经济试点调查工作顺利开展,为全国海洋经济调查工作的顺利开展奠定坚实的基础;二是加快启动国家海洋经济运行监测与评估能力建设项目的申报程序,积极争取国家有关部门的理解、支持;三是完善海洋经济管理体制机制,配合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对试点省上报的海洋经济发展规划、试点方案进行优化后上报国务院审批;四是抓紧开展海洋经济发展政策体系研究,配合国家发展和改革委等综合部门,研究草拟以国务院名义印发的进一步促进海洋经济发展的政策性文件;五是开展“十二五”全国海洋经济发展规划的前期研究和规划思路的编制工作,为海洋经济持续健康发展开好头、起好步。

本文由千赢官网发布于嫁接交流,转载请注明出处:全国海洋经济试点调查启动,谋划海洋经济科学

关键词: 千赢官网